偶遇

不记得是高二下学期还是高三上学期,我突然右脚大拇指痛,于是去康复科看。医生诊断完就给我开单子,我拿着单子瘸着走出去。刚走出去就遇到一个医生姐姐,看起来像是大学刚毕业的。她关心地问我:「你有什么问题?」我就说了一下脚趾痛的问题。我也算是医院的常客了,遇到的大多数医生一般都是问症状,开单子,很少会关心病人。突然被医生姐姐关心一下,而且我还不是她的病人,我感觉既意外又高兴。

出了诊室,看了看墙上贴着的员工表,原来刚刚的医生姐姐叫诗婷,是康复治疗师。拿着单子缴费之后我就回去给脚做电疗。因为当时我对运动学感兴趣,做完电疗就去问她运动学的问题,她也很耐心地给我讲,感觉她是个很友善的人。接下来几天还要做电疗,每次做完电疗就找诗婷聊聊天,不过我不太记得具体聊过什么了,大概是高中生活的糟心事吧。就记得诗婷很有同理心,很能理解我。我们还互加微信好友,交换了手机号码。高中的我敏感、自卑、朋友少1,很多情绪都是埋在心里,不曾向外人诉说,能有诗婷这样理解我的人真的十分开心。我和诗婷见面的次数可能还没有十次,但是她给我带来的影响却不小。在这记录几件记忆深刻的事吧。

提问

有次我在微信问诗婷解剖学问题,我问的第一个问题,诗婷是有回答的。接下来的问题,诗婷就没有直接回答,反而说:「你不读相关书籍的话,我现在解答了这个问题,下次你还是不懂。」一开始听到这话我是觉得不舒服的,感觉很惭愧。可能这就是忠言逆耳吧。这种惭愧感一直在我心里,因为我也没怎么读解剖学的书,所以就没再问那些问题了。不过诗婷说得也对,我没怎么读解剖学教材就来问,她回答了,我也是一知半解。作为一个求知者,还是要有这种惭愧感,尽量不提愚蠢的问题,不要浪费别人的耐心。

探索一个问题,没去查资料就去问别人,不就是大家嫌弃的伸手党吗?后来我学了编程,读了《提问的智慧》How To Ask Questions The Smart Way),也看了网上很多提问帖,才深刻地意识到不寻求答案就问别人,往往会问出一些过于宽泛的问题,浪费别人的时间。如果在网上提了一个糟糕的问题,可能别人会忽略或者教育你,最严重的就是骂你。所以提问前最好先自己去尝试寻找答案,让别人看到你是个主动的人,这样别人更愿意帮你一把。刚刚提到的《提问的智慧》是一篇很好的提问指南,虽然讲的是计算机的问题,不过里面的思想还是通用的。

电话

高三的时候感觉心理压力特大,想去看心理医生。在家试探性地问爸妈,我爸妈很嫌弃,他们觉得(电视剧那种疯疯癫癫的)神经病才需要去看心理医生。我就特别苦恼,最后鼓起勇气给诗婷打了个电话2。我就说了我想看心理医生,说出了我的纠结,问她有什么建议。她就鼓励我去试试看。那通电话聊了好久,可能有一两个小时,诗婷一直耐心地听。沉默的时候我感觉很尴尬,害怕诗婷说「没事就先挂了」。不过诗婷也没说那句话,直到我把想说的都说完了,我才挂的电话。打完电话心都是暖暖的。我从未料想过有人会听我讲一两个小时的话。这样的倾听本身就很治愈,也减轻了我对看心理医生的羞耻感。现在想起来,感觉诗婷就像《窗边的小豆豆》3里面的小林校长,会耐心地把话听完。

我没和爸妈打招呼就自己去看心理医生了,跟医生说了我会用手抠指甲4和捏耳朵,严重时还会弄出血,然后做了几个心理量表。诊断是焦虑症和强迫症。原来抠指甲、捏耳朵叫强迫行为,是强迫症的一种症状,另一种症状叫强迫观念。医生说这些强迫行为是用来缓解焦虑的。看到这个诊断的时候,我不是伤心,而是感觉心里有块石头落地了,我从小学就有的强迫行为终于能治了。

高三的时候我还有个特别奇怪的强迫症状:一学习就咳嗽。当时可能是压力太大了,焦虑情绪加重,出现了躯体化的症状。当时,一去上课就会不断咳嗽,晚上回到宿舍(看到同学在挑灯夜读)也会不断咳嗽。发展到最后就是看书就咳嗽,完全没法复习了。于是我就不去上课了,在学校对面租了个房子自己待着,有时回学校拿复习资料,月考的时候才回去。一看书就咳嗽实在是太难受了,很难复习,所以高三我就只复习了比较喜欢的英语和生物。我以为我就只能读个专科了,最后考了个民办本科,对高考结果还挺意外。

其实咳嗽的问题我从高一下学期进了重点班就有了,一直去医院看,但一直治不好。要不是去看了心理医生,咳嗽都成绝症了5。想想都觉得后怕。真是多亏诗婷的鼓励。

婚礼

认识诗婷没多久,她就要结婚了。她也邀请了我去喝喜酒。能被邀请还是蛮开心的。我当时还准备了一封五十块的红包。刚去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坐哪一席,诗婷就请接待员带我去和她妹妹坐一桌。感觉自己特别受重视。谁知坐着坐着就有接待员过来问我是哪边的亲戚,我说我是诗婷的朋友,然后接待员就把我带到诗婷同事的那一桌。不过这样也挺好的,我在那桌还遇见一位同乡的医生姐姐。一开始发现谁都不认识,感觉怪尴尬的,后来有个认识的人就没那么尴尬了。在那第一次吃到龙虾,超好吃6。喝完喜酒离开后我才发现我忘给红包了,真是十分遗憾。

大学

刚上大学的时候觉得大学的糟心事太多了,比如浪费时间的素质培养计划和无聊的政治必修课。遂与诗婷吐槽这大学生活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诗婷回复:「那你觉得大学是怎么样的呢?」我就愣了一下,思考了一下。我以为的大学生活是课业不多,有充裕的时间干其他事,但现实就是大学也有不少我讨厌的事情。看来我很容易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真相,然后发现大学它不是这样,现实证明了我的想法是错的,打击了我的自恋感。但这样的抱怨也于事无补,还不如学着在大学摸鱼呢。

联系

我一直很感激诗婷对我的帮助。过年的时候我都会发新年祝福给她7,也会寒暄几句。可是几年过去了,好像祝福语都用完了。和朋友保持关系对我来说一直是个难题,要是不见面似乎在微信也不知道聊啥。或许,相见不如怀念吧,把回忆化作文字记录也挺好的。

本文发布前就发给诗婷看了,这是她的回复:

看完你对我的描写觉得心里非常暖,没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举动会对你有帮助,谢谢你。希望你越来越好。到时候毕业工作了一定要记得和我分享你的喜悦。


  1. 高中只是个时间限定词,其实我现在还是敏感、自卑、朋友少,不过不会因此而那么苦恼。 ↩︎

  2. 我给谁打电话都特紧张,打电话对我来说真的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。 ↩︎

  3. 《窗边的小豆豆》讲述了小豆豆上小学时的一段真实的故事。小豆豆因淘气被原学校退学后,来到巴学园。小林校长听小豆豆吧啦吧啦讲了四个小时的话。在这期间,小林宗作校长不但没有丝毫的厌倦和不耐烦,反而一边点头一边询问:「还有呢?」,最后直到爱讲话的小豆豆没有话可讲。 ↩︎

  4. 我表舅听闻了我的症状,对我说:「抠指甲也挺好的,都不需要指甲钳了。」我听了这个说法感觉很放松,原来抠指甲还有这等好处,换个角度思考,这件事就变积极了。 ↩︎

  5. 看了两年多的心理医生都没完全治好咳嗽,后来上大学谈恋爱之后居然不治而愈了,真是不可思议。 ↩︎

  6. 后来和家人去这家餐厅吃龙虾,这次吃的龙虾反而不好吃,有苦味。 ↩︎

  7. 我不喜欢群发祝福语,每年最多给几位亲朋好友发自己写的祝福,诗婷就是其中一位。 ↩︎